隨性部屋

關於部落格
amazing也是種人生
  • 39825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乃木坂女學館物語2(9/16更新完結篇)

 





6.單戀的對角線

 

 

右前45度角,那是你背影的位置

 

單戀如此怦然心動,但又伴隨著不可自拔的心酸

 

踩著你的影子,我能去哪呢?

 

 

 

 

能條擰著大和的衣領從教師辦公室出來────

 

 

大和:「啊~~沒想到今天辦公室好多人沒有放成啊~~還是改放別的地方好呢?」大和似乎沒在意能條正粗暴的對自己

 

 

能條「沒想到今天出了這麼多大事~~偷聽到好多消息啊~~不過......都說了你這封信重寫啦!」能條自言自語還記得要吐槽大和,不過經過轉角遠遠的就看到會議室前的白石和松村像是在講什麼,兩人臉色都怪怪的,能條下意識的趕緊抓著大和一起躲在牆的另一邊

 

 

大和:「幹麻躲起來~~又不干我們的事經過就好了啊!」

 

 

能條:「你這個粗神經~~這次學生會出大事了,松村肯定是陷入風暴的人,也不知在說什麼為什麼臉色這麼難看?啊~~可是要繞路要多走很遠耶.....

 

 

大和:「你都不知道還要躲什麼真奇怪......人家想上廁所了啦~~~

 

 

白石:「我也許.........喜歡上櫻井了.............................」白石不受控制的說了這樣的話,說完連白石自己都被嚇到了,何況是松村,兩人四目相交但無法言語

 

 

能條:「咦~~~~~~~~~~~~~~~~~~~~~~~~~~會長~~~會長外遇了!?」能條雖然一直壓低聲音說話沒被人發覺,但因為這個消息太驚人了,連能條也大叫了起來,此舉當然也讓白石和松村注意到了,往他這邊看去,能條發現不妙就抓著大和當擋箭牌

 

 

能條:「蕃茄你在幹麻啊這麼大聲~~~?快點!我們走這邊!」能條拉著一臉問號,還沒搞清楚自己被陷害的大和光速的逃離現場

 

 

松村:「不好了~~這件事情會傳出去的!」松村一臉擔憂

 

 

白石:「擔心我......?」白石臉上依舊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

 

 

松村:「嗯.......

 

 

白石:「但是我覺得自己卻沒辦法擔心你.......我對你好陌生的感覺......蘋果你真的是喜歡我嗎?」這個問題讓松村猶豫了......他知道白石也在猶豫.......

 

 

松村:「我不知道......」松村也覺得自己腦神經是不是壞了,居然也和白石一樣發出秀逗反應的對話

 

 

白石:「這樣好累.......分手吧.......」白石沒想到事情到了最後自己卻這麼乾脆,他對松村90度鞠躬,然後一臉失落的離開,但白石沒發現在自己背後的松村居然和自己的表情是一樣的................

 

 

 

 

終於到了放學時間,川後依舊悶悶不樂的狀態,當然她身邊的人都知道怎麼回事,也都沒多說話

 

 

和田「你還在生氣喔?其實今天該慶祝啦~~我們出去玩好不好?」和田想移轉川後的注意力,但川後依舊是不為所動的可怕表情

 

 

伊藤:「去老地方蘿莉塔餐廳啦~~我去訂位子喔~~」寧寧拿著手機晃呀晃

 

 

樋口:「好啊好啊就這麼決定!」川後見大家都想去玩,只好稍微放寬僵硬的表情,不過還是一臉不悅,正在走廊上走著的川後忽然感覺腳下踩到什麼一樣,低頭一看是個信封的樣子

 

 

和田:「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誰掉的嗎?」川後拿起一看發現信封上面寫『給深川老師』的字樣頓時緊張的起來

 

 

川後:「是老師的信耶~~~」粗暴的川後其實很喜歡2B班的班導深川麻衣,當然這事大家也都知道,川後一知道是關於深川的事情忽然就笑顏逐開

 

 

樋口:「可以藉送信的機會老師聊一聊了!」樋口一臉不懷好意的奸笑

 

 

伊藤:「TOMATO?」伊藤個子較小所以站在川後前面角度,剛好可以看到信封的背後

 

 

和田:「原來是有屬名的啊~~不過是誰叫這名字也太搞笑了吧?」

 

 

樋口:「仔細看來......你們不覺得這封信有點怪怪的嗎?好像情書的感覺.......」樋口皺著眉打量著信封

 

 

川後:「情書!!!是誰?敢跟我搶老師!!!!」川後被觸動爆走開關立刻把信封撕開,果然內容就如樋口的預感一樣是告白文,川後氣的把信捏爛!

 

 

和田:「啊~~來不及阻止啊~~說起來這也是老師的東西,萬一老師知道這封信的存在,卻被你捏爛的話肯定.....」當然這大道理還來不及說出,川後早就把信捏爛了

 

 

川後:「囉唆!寫這種幼稚內容絕對不會是大人!再說一把年紀還寫情書~~這一定是哪個死學生幹的!」

 

 

和田:「你是不是氣瘋了?剛說的話好像有點邏輯相違背耶.....

 

 

樋口:「現在不能吐槽他啊!」果然看到川後咬牙切齒的瞪著和田

 

 

伊藤:「嗯~~說起來..... TOMATO這個外號好像在哪聽過.......?」伊藤一臉困惑但又想不起的樣子

 

 

川後:「哪裡?快說啊!!」川後抓著伊藤不放

 

 

和田「大王你冷靜點!」

 

 

川後「都跟你說要叫我魔法少女!」(這梗可能要玩到最後了XD)

 

 

伊藤:「啊!說起來好像在我姊的手機通訊名單裡有看過這個名字!!」說完伊藤的手機響了

 

 

樋口:「所以說......可能是二年級的人?那最可疑的果然還是2B班的人嘛~~

 

 

川後:「那傢伙~~我要去找他!!」

 

 

和田:「你等一下啦~~現在都放學了~~再說都還只是猜測~~我們才剛搞出事情safe掉了~~如果又來學校肯定會懷疑的!」

 

 

樋口:「還是稍微查清楚之後再行動吧?」川後被和田和樋口兩人抓住,只好暫時消氣

 

 

伊藤:「那個......稍微打擾了.......剛剛中元學姊來電說要請我們吃飯,地點就在蘿莉塔餐廳,所以我就答應他了.......」伊藤沒想到轉頭接個電話,回來卻看到三人在拉扯有點被嚇到

 

 

和田:「你這個小個子~~難得做對一件事.......」和田一臉解除警報的放鬆樣

 

 

樋口:「嘛~~反正我們本來就要去~~現在不要想不開心的事,在這學校現在三年級已經快沒影響力了,很快就是中元大人的天下,現在我們是對中元大人最支持的學妹,所以將來就是我們的天下了!川後大人~~白洞、白色的明天正等著我們啊!」(忽然響起了某動畫的OP .......你們懂得XD)

 

 

川後:「..........................

 

 

和田:「還是很生氣?」因為川後陷入無表情的沉默讓大家有點害怕了

 

 

川後:「都跟你們說要叫我魔法少女啦!!!!」川後忽然變成萌音大眼妹放閃中,大家都知道,他下課後變成魔法少女的時間到了...........

 

 

 

 

橋本回了家發現松村早已經回家了,一個人正看著動畫,看到橋本回來普通的打了聲招呼,但就因為太普通了,橋本反而覺得很詭異

 

 

橋本:「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松村:「沒什麼事就回來了......」松村面無表情看著電視沒有看橋本

 

 

橋本:「白石桑......沒有說什麼嗎?」橋本試探性的問著

 

 

松村:「西野沒有說什麼嗎?」不過松村問完卻又不說話了,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最後還是橋本認輸,有點不甘心的說著

 

 

橋本:「他超火大......西野他......簡直變了一個人的感覺......」橋本有點不知該如何說下去

 

 

松村:「你從沒見過的西野嗎?」松村這時才把頭轉向橋本

 

 

橋本:「大概吧?雖然我沒見過他生氣的樣子,但剛剛的樣子,總覺得這不是西野的感覺?」

 

 

松村:「陌生的感覺嗎........?」松村忽然覺得心有戚戚焉

 

 

橋本:「大概吧........所以說白石到底說了什麼啦?」

 

 

松村:「呵.........那我這邊可也是陌生的感覺呦!不過是我這邊!」松村一臉苦笑的指著自己,橋本疑惑的看著他

 

 

松村:「那傢伙啊~~說我好陌生然後又說『我好像喜歡上櫻井了......』這樣!」橋本聽完驚訝的眼珠差點掉下來,結果太激動還腳趾撞到桌腳,立刻痛的在地上抱著腳掌面露苦色,松村趕快拿醫藥箱過來

 

 

松村:「娜娜米你好好笑喔~~~」松村一邊像無事般說著,一邊拿碘酒出來

 

 

橋本:「你瘋啦?還是你受創過深?你這反應完全不對啊!!!」橋本已經忘了腳的疼痛直抓著松村的肩

 

 

松村:「我很好.....坦白說很少和他說心裡話,所以當他說『我喜歡櫻井』時,我反而變的很安心,因為我一直覺得對不起他......

 

 

橋本:「你在說什麼啊.....」橋本面對超冷靜的松村,反而變的無法靜下來

 

 

松村:「其實像這樣和娜娜米開心在一起,我一直在想這是不是就是對媽一樣的背叛呢....?」松村開始包紮橋本的傷口中

 

 

橋本「我跟你是好友關係絕對沒有背叛!」

 

 

松村:「但是在他看來應該就不是這樣吧?就拿今天來說,你有注意到櫻井看若月的眼神了嗎?」

 

 

橋本:「因為我一直在注意娜醬所以沒.......

 

 

松村:「若月的情形和我沒沒有很大的差別,但櫻井似乎沒有選擇相信他.....不過也有可能他覺得自己不會被他相信?或許若月也是這麼想的.....但就第三人來看,這就是彼此背叛啊!」

 

 

橋本:「怎麼會這樣.......

 

 

松村:「因為這樣所以就我和白石分手了........」松村一臉歉意然後把橋本的傷口包好了

 

 

橋本:「什麼?你..........」橋本已經沒有辦法在意自己的傷口了,眼睛直瞪著松村

 

 

松村:「對不起娜娜米......我可能也害你跟娜醬回不去了.......

 

 

橋本聽完繼續坐在地板上,因為一時之間太混亂,橋本正努力試圖吸收松村的話,松村見狀沒有繼續再說站了起來,這時松村的手機響了......是父親來的電話...........

 

 

 

 

若月一臉失神的拿著購物袋進了秋元家,秋元很緊張的開門,若月還在恍神的不清楚狀況.......

 

 

秋元:「你怎麼現在才回來?打手機你又不接.......好晚了呀我好擔心!」秋元一副要哭的樣子

 

 

若月:「咦?我只是去個超市有這麼久嗎?」若月試圖拉回自己的神智,邊說邊在門口脫鞋中

 

 

秋元:「都10點了啊!」

 

 

若月:「咦?啊!真的耶!」若月聽完馬上抬頭看牆上的時鐘,果然超晚,但若月快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去哪邊神遊到這種時候才回家,應該說到底怎麼回來的都好像不太清楚?

 

 

若月:「抱歉......稍微有點事....啊!你吃過了嗎?我現在馬上煮......

 

 

秋元「我吃了點麵包不要緊,倒是你......幹麻都不接電話.....本想說你是不是在櫻井會長的家裡,只是我沒他電話可以問......」若月聽到櫻井兩字,腦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

 

 

若月:「不要告訴他!」若月大吼著,秋元一臉被嚇到無辜的看著若月

 

 

若月:「啊.......抱歉......那個.......不用事事都跟櫻井說沒關係啦!」

 

 

秋元:「嗯......可是.....你們不是在交往........你現在住我這裡的事他還不知道吧?」

 

 

若月:「他已經知道了.......」若月面露難色

 

 

秋元:「是嗎........他允許了?」若月聽完卻皺著眉陷入沉默,當然秋元也不是笨蛋,隱隱感覺到應該是吵架了

 

 

秋元:「學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才剛退院,若月硬是要秋元在家多休一天,所以他今天沒去學校,當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若月為難了好久才緩緩的把今天的事情全部說出來,秋元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聽著

 

 

若月:「當然!這絕對不是你的錯!」若月很怕秋元想不開,等下病又發作了

 

 

秋元:「都這種時候了還擔心我啊......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秋元低著頭露出傷感的神情

 

 

秋元:「還記得有一次我身體很不舒服,所以你抱我上樓梯那件事嗎?結果你一不小心就絆倒了!我們兩個一起跌到地上,但因為我壓在你身上受的傷比較輕,那時你明明腳骨折流著血,卻還一直擔心的叫著『小夏不要緊吧?』,這次也是這樣......你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因為我受到傷害......但是我卻越來越離不開你了......」秋元邊說往事那斗大的淚珠就不停的掉

 

 

若月:「對不起!明明要照顧你的現在卻讓你擔心了!真是......我在幹麻啊!」若月不停的打自己的胸口表示自責,秋元見狀趕快伸手阻止,這時若月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秋元的手緊緊抓著若月哭著說著:『對不起.....但我好怕......佑美會離開我......因為我一直都只有佑美而已,但是現在已經不可以這麼任性了......怎麼辦.........?』而若月這時則把秋元擁入懷裡哭著回應『就算是這樣也不會拋棄小夏的!』

 

 

 

 

隔天────

生田雖然停學在家但依舊還是安分在家的唸書,中午的時候彈鋼琴,下午時間到了就去補習班,一切都和往常一樣,只是生田一整天沒說過任何一句話,也沒有任何表情,生田唸書空檔看著補習座位旁邊的空位暗自想著,『這傢伙學校停學連補習班都休假還真悠閒』的抱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