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也是種人生
  • 40365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乃木坂女學館物語(全篇完結+修正+圖片)

作者的話: 雖然一開頭先是用了第一人稱寫~~但最後隨著出場人物變多所以改變了寫作風格真是不好意思= ='' 然後白石後面變的很像配角讓你有這樣的感覺真是抱歉W 其實我每次寫這篇時大約會想到後面一篇的大綱~~不過好像還是越寫越偏(最後的結局絕對不是我一開始就想好了XD) 然後因為大概外人或還是新飯怕看不懂~~所以稍為在本篇前做點小介紹~~可以想像她們的臉帶入劇情會比較有感覺喔^^ 本篇出場人物:()內是外號 白石麻衣(麻衣樣) Photobucket 高山一實(卡茲咪) Photobucket 中田花奈(卡納林) Photobucket 櫻井玲香 Photobucket 橋本奈奈未(娜娜米) Photobucket 松村沙友理(笨蛋蘋果) Photobucket 若月佑美 Photobucket 生田繪梨花(生醬) Photobucket 西野七瀨(娜娜塞) Photobucket 生駒里奈(生駒醬) Photobucket 市來玲奈(雷納林) Photobucket 星野南(小南) Photobucket 齊藤飛鳥(小鳥) Photobucket 永島聖羅(色拉琳) Photobucket 齊藤優里(優蛋) Photobucket 本篇開始: 1.又是花開時 「喜歡妳…………是多麼難說出口的一句話…….每每正當要表白的時候才發現妳喜歡的人居然喜歡我!!當這種經驗多了起來的時候就會有奇怪的傳言出現…..我是魔女…..我是狐狸精……我收起了自己的微笑和內心成為不可觸碰的冰山…..我是人稱高領之花的白石麻衣!」 Photobucket 「雖然總是受男生歡迎但是真實的內心卻是喜歡女人!總是悲慘又多情的愛上身邊的好友….但每次都被對方當成情敵之後而被排斥….被喜歡的人討厭是多麼傷心的事…..失戀的次數也不算少…..但內心還是不想放棄……以為升到女子高校後會有所改變…結果來這邊卻一直遇不到喜歡的對象…..漸漸的變成冷漠的冰山…..高校的最後一年也要這麼度過了嗎?」 體育館裡充斥著加油聲,即使是女子劍道比賽依舊可以看到女生對於體育的熱情 「我冷眼的在二樓看台看著下面比賽……坦白說這是場辛苦的比賽,因為空調壞了只能把體育館的所有窗戶打開以便流通空氣,但其實這對穿著層層護具的她們來說並沒有任何幫助吧?」 「不過作為觀眾的我還蠻喜歡這樣風吹在自己身上的感覺,每每總讓我想起中學時在壘球場上揮棒的樣子…..啊…..還有我那些不堪回首的暗戀嗎…..?」 「其實我並不是喜歡看劍道比賽,只是單純的休息時間不知如何打發而已….在學校沒有很要好的朋友….多多少少有點再害怕受傷吧?同學間漸漸戲稱我為高領之花….其實我並不是這樣的人….不過也不想多做辯駁……」 體育館的窗簾隨風飄動…….制服的裙襬也是…..忽然來了一陣大風窗簾包住我把我的視線蓋住! Photobucket 「面~~~~~~!」 簡潔有利的一聲震憾著體育館內迴盪 「比賽結束!勝者小松原女子高校!」 「啊…我們贏了嗎?沒想到才一兩秒的時間就分出了勝負了…沒看到最關鍵的地方啊….說起來對方也打的很努力呢….不知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代表乃木坂女學館身穿藏青色護具,腰下繡著『高山』姓氏的少女回到隊伍中脫下護具…..臉上滿滿是汗水….但是低著頭看不到她的表情……嘛…..輸了肯定不好受吧?不過能拼到全國大賽的等級也是強手了…..不知怎麼的總是想注意她…..我好像好久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只是連臉都沒看到我就墜入愛河未免太欲求不滿了吧? 不行不行振作點啊白石麻衣!保持高領之花的姿態到最後畢業吧! 我走下了看台到處晃晃,想著晚上吃什麼好?在外一個人住感覺吃的事情都很好打發呢…..咦?那邊那個是….乃木坂女學館的學生嗎? 忽然在校園的角落發現個還穿著劍道內襯衣的女孩像在哭的樣子蹲在地上,直覺想起是剛剛在場上的人嗎?不過也沒看到她的臉不是很確定….但這個位置不遠不近還真是尷尬….我要上前說幾句話嗎?只是身為敵校的學生好像這種情況不適合出面的樣子?說起來輸掉比賽的經驗自己也是有幾次….本來體育競賽就是如此…..不過自己最慘的一次是在比賽前兩小時發現喜歡的人對學長告白成功了….那時的心裡只想著『啊….這次不會再被當成狐狸精了…但是我又失戀了這樣…..』,結果本來稱為左打之神的我在球場變左打失神….被對手完爆後害球隊輸掉比賽,之後自責的退出壘球隊……嘛…..結果我又想起了這樣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上前遞了條手帕給她…… 「啊….謝謝….」本來低頭啜泣的少女緩緩的抬起頭來看我….雖然滿是淚水….但是終於看清她的臉了,微微的八字眉感覺像小動物般,稍微的嘟著嘴,不知為什麼這樣的她觸動著自己心底的某條神經差點說出『好可愛』的話語,想想初次見面又是在這種狀況這樣也太失態了吧?好險理智線還存在著最後沒說出口………… 「晤…..我不會叫你不要哭…..其實哭出來比較好…..不過在這裡痛哭感覺好像又不太合適….我不太會說啦….不過你如果想哭的話我會站在這邊幫你遮一下….」因為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是背對著她講話,不知他現在的表情是怎樣呢? 「posetive!」少女忽然發出了元氣的聲音,儘管那是鼻音很重的樣子 Photobucket 「咦?」很吃驚她的反應的我趕緊回頭,發現她站了起來雙手舉高正在傻笑,因為前後反應落差太大了我有點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啊….對不起嚇到妳了嗎?因為受到別校妳的安慰覺得很開心,不可以再消極下去,posetive是我每次遇到挫折時鼓勵自己的咒語,只要這樣大聲講『posetive』然後雙手舉高就能恢復元氣,真的很謝謝妳….我叫高山一實….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Photobucket 「是嗎?那就好了……你真是堅強的人啊…..那沒事我走了…..」雖然覺得有點囧不過結局來說這還是不錯吧?但有點太尷尬了所以小跑步的離開了 「謝謝你啊~~~」遠遠還能聽到那女孩元氣的聲音,真不像剛剛戰敗的樣子呢….雖然不敢回頭看但似乎可以想像她拿著我的手帕邊揮邊感謝的樣子…………咦?手帕…..啊手帕忘了拿回來了!!!算了….嘛…這大概也是命運吧要我拿回來的勇氣我是死都沒有啊……我是人稱癈柴的白石麻衣……… Photobucket 「卡茲咪你在跟誰說話啊?」一位留著妹妹頭斜瀏海的少女出現了,身高比高山矮了一點,眼睛小小的卻有種說不出的魅力,溫柔的聲音吸引著高山的注意 Photobucket 「卡納林!喔….剛剛小松原有一個好漂亮皮膚又好白的女生看到我在哭所以過來安慰我,連心地都很善良呢!!」高山興奮的說著 「喔…原來沒有我出場的機會了嗎…..咦?怎麼感覺重點很奇怪?什麼很『漂亮的』…哼…卡茲咪是色狼!!」卡納林有點吃醋的轉身不理卡茲咪中 Photobucket 「咦?你為什麼生氣了?我只是訴說事實啊?」就外人的眼中來看高山不了解卡納林的內心啊……… 「喂喂喂前面兩位~~~現在是怎樣?好刺眼喔……..」循著爽朗的聲音方向看去,是一位皮膚有點黑但骨骼纖細兩眼水亮亮非常動人的長卷髮少女迎面走來 「卡納林忽然生氣了起來不知道是怎麼了?」高山有點無奈的聳肩,八字眉也更明顯了… Photobucket 「妳怎麼來了玲香會長?」卡納林稍微恢復了情緒 「沒有啊我只是擔心出現『外校草叢事件』這種事情如果發生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啊….還有什麼『玲香會長』的!我們不是室友嗎這麼見外幹麻?而且你明明也是副會長吧....」長卷髮少女抱怨中 Photobucket 「晤…..你在胡說什麼啦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啦!!!」卡納林忽然臉變的很紅的跑掉了 Photobucket 「卡納林到底是怎麼了嘛?難道是我比賽輸了她生氣了嗎?」高山一臉不解的表情…… 「花奈不是這種人喔….嘛……說起來他一直都很擔心你呢怎麼會怪你呢…..好了別想太多,今天是你練劍道10周年紀念,大家說好了不管有沒有贏得比賽都要為你辦慶功宴啦!餐廳都訂好了我們快去吧!」玲香拉著高山的手往前移動,這時高山才想起了手上還握著剛剛白石給自己的手帕! 「啊!忘了還她了….怎麼辦連名字都不知道怎麼還她呢?還有機會再見到她嗎…?」高山握著手帕有些茫然….. 2.最高室友 我的名字叫中田花奈,外號卡納林,是私立乃木坂女學館3年級的學生,目前是學生會的副會長,因為家裡離學校很遠,所以和同樣也是家裡離學校很遠的學生會會長櫻井玲香在外租屋同住,兩人算是感情很好的朋友吧?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學校我們都是彼此互相扶持,說起來若月常忌妒我們之間的關係… Photobucket 若月?若月是若月佑美,其實他中學時也是地方上的高材生,之後通過甄試來到我們學校就讀,運動佳美術才能又好,做人很豪爽是受學妹歡迎的存在,不過她的內心一直都只有櫻井玲香一個人,當然櫻井同樣的也只愛著若月…..到底兩人有多相愛呢?我想就像她們兩個現在正在很長的煲電話粥一樣吧…… Photobucket 「蛤?都跟你說幾次了....沒有!沒有!沒有!劍道部人這麼多我是上哪要和卡納林獨處啊?而且同行的還有同樣學生會的人啊!就是去吃飯而已啊你到底是怎樣要吃醋也不是這樣吧?好了啦我還要寫學生會日誌而且明天還有考試先不講了….」櫻井精疲力盡的按掉手機,累癱了一頭栽進床上…… 「不是說要寫日誌你說謊我要去跟若月說….」 「喂~~拜託你不要再沒事找事了!才剛為你的事又差點跟他吵起來了…」櫻井在床上坐起身來抱怨 「好啊~~我還是搬出去好了!免得一天到晚都看你在放閃光又擔心會被掃到颱風尾….」中田坐在書桌前有點沒好氣的回應 「厚~~你是怎麼了?就早跟你說去跟卡茲咪告白你又不要!卡納林很有魅力的她一定會答應你的啦!而且你有伴的話若月對你的防衛心也不會這麼大…」 「說到底你還不是為了若月才要幫我的,見色忘友…我搬出去的話你就可以跟若月同居了呢…」中田嘟著嘴 「妳…你在胡說什麼?還沒結婚怎麼可以同居啥的太不純潔了!!」櫻井正義凜然的說著 「純潔…..你還敢說勒!前陣子看到你在天台跟小南親親!」中田反擊 「什….什麼?你看到了嗎?那…那是誤會啊!是小南說他有喜歡的人了,可是怕初吻經驗不好所以要我陪他先體驗下…..沒有親到啊沒有親到啊!」櫻井嚇的從床上彈跳起來不停揮動手解釋著 「妳是在裝傻喔小南喜歡的事你明擺著啊!」中田也激動的站起來反擊 「妳還敢說我!你也是好不好…前陣子看到你在圖書館跟生駒醬兩個在那邊樓樓抱抱,口裡說喜歡卡茲咪結果還不是跑去跟別人相好,還對學妹出手你才差勁!」 Photobucket 「那是生駒醬他被娜娜塞拒絕很難過才….自己也是娜娜賽的好友總是有點責任的…再說哪有抱她啊我只有讓她靠著肩膀啊!!」換中田在激動解釋中 Photobucket 「確定是肩膀不是靠著D罩杯嗎?」櫻井沒好氣的撇頭 「櫻井玲香你是想找架吵就是了?」 「………………………………………….」 兩人各自坐在書桌前做著自己的事情…… 『和玲香約定好了…..只要吵架的話就彼此都不說話30分鐘,其實我們兩個都算是大小姐出身,出外和別人同住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所以同居時就約定好了,彼此如果又再發大小姐脾氣的話就30分鐘停戰,然後再好好坐下來談絕對不翻臉要一直要好到畢業…』 Photobucket 「喂.....對不起剛剛有點無理取鬧了….」櫻井坐在書桌前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恩….我也是不該拿小南的事情威脅你….」中田也同樣從書桌前抬起頭來 「不…小南的事情我也有點欠缺考慮了….似乎不該答應她的….」 「沒辦法你一直都是濫好人啊…..而且對於年下的妹妹特別沒輒,雖然這點卡茲咪他也是如此……」中田想起了喜歡的人微皺起眉頭 「說起來剛剛你講生駒被西野甩了?所以他去告白囉?」櫻井問 「恩…我後來有去問過娜娜賽,他也是這是這麼說….你也知道娜娜賽喜歡的是橋本嘛….所以…..」 「說到娜娜米最近是不是有點怪怪的?好像有點外遇的樣子?」櫻井忽然想起了某件事 「怎麼說?」 「最近他和松村走很近啊….」 「松村是….那個總是在傻笑,但成績很好卻是動漫宅有點活在自我世界的那個嗎?」中田有點印象模糊的回憶著 「對啊~~本來是想請他加入學生會的,但又覺得她外務好像很多的樣子似乎不會答應我的請求的說…你也知道阿宅的下課時間都是很寶貴的嘛…」櫻井有點有意的看向花奈 「好啦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反正我就是日劇+AKB死宅!」中田鼓起嘴巴 Photobucket 「嗚….我沒有要吵架喔…倒是剛剛小南的事情千萬不能跟若月說啊,他知道又不知會怎樣了……」櫻井露出害怕的表情 「知道了啦真受不了妳們這對夫妻……」中田沒好氣的吐槽 我中田花奈…..單戀之路不順….不過還是有個好室友! 3.戀愛揮棒 「高山…….一實….嗎?」雖然早早回了家也躺在床上的自己卻遲遲無法入睡…..很明顯的就是那個叫高山一實的女孩困擾著自己 因為整晚的展轉難眠導致隔天上課呵氣連連….最後鎖性就趴下來睡了,白石麻衣…人也稱呼他為白石女神……. 「白石同學!白石同學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我勉為其難的張開眼發現老師站在自己面前,雖說是被嚇到但其實還發現一個更糟的事態…..那就是我手機忘了調震動而現在正在大聲的響鈴中………慌亂中趕緊關了手機 「白石同學都三年級了上課睡覺就算了,還連最基本的關手機都沒做到,下課給我到辦公室來罰作工!」老師生氣的表情實在不敢回看,我只顧著點頭順便偷瞄手機上到底是哪個白目上課時間打給我的? 上面顯示著『沙友笨蛋蘋果』………啊…是那少根筋的傢伙啊………. 說起這位沙友笨蛋蘋果呢他本名叫松村沙友理,我和他是中學同班同學,這傢伙呢成績很不錯家境又小康,高中去了升學名門私立高中乃木坂女學館,其實和他也不是說感情很好…但也不知怎麼的她從以前就是愛主動黏過來….說起來我常愛上身邊的人,但神奇的是我一次都沒對她動心過!其實她長的也不錯…果然還是因為她太少根筋了所以難以愛上他吧……? Photobucket 被叫去的我懲罰去掃廁所後再回家,其實本來昨天就睡眠不足所以才忘了關手機,現在已經累到精神和肉體快分離了…..只想快快回家睡覺的自己快速的步出校門,卻發現松村居然在校外等我?! 她不知道等了多久,天氣有點冷她在校門外的樹下縮起來蹲著真令人擔心,我快速向前去叫了她 「笨蛋蘋果妳怎麼在這裡?」 「喔~~你下課啦~~在等你啊!」 「幹麻等我我不是說被老師懲罰嗎想也知道不會準時回家的吧?」 「對啊你氣呼呼傳了簡訊過來說都是我的錯才害你被懲罰啊,但沙友蘋果沒辦法進去和你一起受懲罰只好在校門外面跟妳心心相印啊!」沙友理笑嘻嘻的對白石做出拳頭的姿勢 Photobucket 「真是…..你真的腦智商沒問題吧…?」嘛…雖然口裡嫌棄到不行不過內心裡還是有點高興,我也真是個傲嬌呢…. 「不過還真有點冷耶去吃拉麵吧好餓喔!」松村一副餓壞的樣子 在某家拉麵店裡兩位穿著制服並排坐的美少女,在呼呼吃面總是多少吸引旁人注意 「說起來你打電話給我幹麻?」我邊喝湯邊問著松村 「喔~~我在上家政課要做五目炒飯,但是我忘記要怎麼做了所以想打電話問你,後來你關手機我沒辦法只好自己做了…..」松村沒抬頭的邊吃邊回答 「忘記…..我看你根本都沒記起來過吧?中學時家政課是妳唯一會不及格的科目啊……..」我忍不住吐槽她 「後來老師吃了我的五目炒飯後就說要提早下課,所以我才早早就來找你啦!」松村又開始傻笑了 「說起來…..你到底是把五目炒飯做成什麼東西了…?」我忽然想起了中學時松村做菜的恐怖回憶..... Photobucket 「啊!說起來五目炒飯是長的像咖哩那樣的料理嗎?」松村疑惑著看著我 Photobucket 「說起來那老師能吃下長的像咖哩的五目炒飯也真是敬業啊.....」我剛好吃完拉麵雙手合十感恩狀........嘛......順便也為那位老師默哀下好了..... 回家途中…. 「吶~~我問你喔!妳認識妳們學校有個叫高山一實的人嗎?」我有點害羞的低著頭試探性問著 「什......什麼?你說高山桑嗎?劍道部的高山桑嗎?」松村忽然變的很手足無措且眼神亂飄動中…臉還帶有點潮紅…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松村…但直覺性這對我一定是不利的感覺… Photobucket 「怎麼了笨蛋蘋果?你被蟲咬到啦幹麻這樣奇怪?」雖是揶揄她其實自己內心也很緊張……… 「不是被蟲咬是被狗咬啦!」松村忽然沒頭沒腦的回應這句 「蛤…..?」不知該做何反應的自己….雖然這傢伙確實從以前到現在講話有時都這樣牛頭不對碼嘴的…不過相對人當下還真的是會愣住… 「高山桑是正義的使者….是最強的人…他保護了沙友蘋果的炸雞排不被野狗搶走…沙友蘋果好高興…」松村繼續臉紅紅的傻笑中… Photobucket 雖然我很想問松村和野狗與雞排的詭異關係,但我現在更在意高山一實的情報…應該說…幫這傢伙搶食物回來的高山一實到底是怎樣的人啊….? 「所以你和高山桑很熟囉?」因為感覺深入問好像後面會變的很麻煩的感覺,所以直接省略了松村的詭異故事想問重點... 「高山桑很溫柔,每次都會耐心的聽沙友蘋果的話,會和沙友蘋果一起笑,沙友蘋果啊......好像喜歡上高山桑了.....」已經陷入在自己世界的松村臉摀著搖頭晃腦了起來...是的...笨蛋也是有青春期的說... 這次不是要當狐狸精而是要和好友喜歡上同個人嗎?感覺愛情衰運並沒有就此遠離我...我正感到茫然的時候松村又開口了! 「不過...學生會的中田桑好像也喜歡高山桑的樣子...?」松村冷不防忽然來了個驚世的爆料,原來我還有眾多情敵等著我嗎? 「所以說高山桑很有人緣囉?那高山桑有喜歡的人嗎?」雖然有點心死一半了,不過難得可以得到情報就繼續問問吧! 「高山桑對學妹們很好呢!像生駒醬、生田醬、市來醬等....說起來生田醬總是會找高山桑玩呢!」 恩...很好...疑似聽到很多情敵的名字...但說真的我根本不是這學校的人啊根本不清楚狀況啊...忽然覺得很感傷的說... 「啊!!!」松村像是想起某些事情大叫了起來 「怎、怎麼忽然這樣?」我有點被嚇到 「我差點忘記告訴妳了,我們學校要開壘球部了耶!你要不要來參加?」松村忽然傻呼呼的張大了眼抓著我問著 「我又不是你學校的加入你學校的壘球部超不合理的吧你是頭壞掉了嗎?」 「不是啊!因為學校想快速讓壘球社上軌道,所以想用體保生的身分挖角一些壘球人才,你以前不是被稱為什麼左打之神的嗎?應該徵選很容易過關吧?」 「雖是這麼說...但已經很久沒有打壘球了所以應該沒望了吧...?」嘛.....壘球生崖多半也伴隨著酸澀的回憶啊....但是如果能入選的話....我是不是有機會認識高山了呢?可是這樣的話就會傷害到沙友蘋果吧?那傢伙...這次可能是初戀也說不定.... 「反正去試試看也不吃虧,入選的話學費也有優待,表現好的話還有獎學金拿耶!而且你來念我們學校這樣沙友蘋果在學校就不無聊了啊!」松村笑瞇瞇的對著我 「說起來....好像從來沒聽過你講學校的事情....你該不會在學校是沒朋友吧?」其實問這種問題好像太失禮了,不過話都出口了再後悔也來不及.... 「所以沙友蘋果才會和你交朋友啊!」 一直在傻呼呼笑的松村瞬間流露出一絲和平常不一樣的感覺,雖然之後又繼續在傻笑....可是總感覺這傢伙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這樣簡單吧?但是如果仔細探究她的話....那表示他也是發現我是孤單的人所以才會向我靠近嗎?我在學校確實也沒有太要好的朋友,但如果是這樣,也許這傢伙一直都只是在我面前裝笨也說不定?其實她在學校可能是很受歡迎的人吧?但他這麼做是為什麼呢? 算了....不想太追究她的話了....這也許是我高3最後戀情能成功的機會,就算是....會傷害到朋友也....首先....先去夜間擊球場練習一下再回家吧.... 我是白石麻衣.....不想再當廢柴的人! 4.女神參上 純白的手帕四個角繡了朵小花...可以感覺到原來的主人是個略有品味的人...不過一想到該怎麼『完璧歸趙』卻讓高山傷透了腦筋 「抱歉久等了,學生會那邊剛好有點事情...那個手帕....?」中田小跑步回到了班上,正看著在座位上明明是中午吃飯時間卻對著手帕發呆的高山 「啊!這個是上次在小松原比賽時那個長的很驚人美貌女生的東西.....傷腦筋沒問她名字不知要怎麼還....感覺這好像很貴不還不行吧?還是我送去給她們學生會叫她們幫忙轉交?」高山皺著眉頭希望中田能給她點建議 「交給她們學生會好了,既然你都說『驚人美貌』的話應該是很容易找的人物...」中田雖然有點吃醋不過還是耐著性子回答了高山 「嗯...」 「先不說那個了,今天我嘗試做了蕃薯養生飯,一起過來吃一點吧?」中田從飯袋裡拿出兩個飯盒,似乎是有『預謀』的為高山準備便當 「每次都吃你給的東西真不好意思,我啊做飯什麼的不是很在行呢.....不過烤蛋糕、餅乾的還是可以....下次為卡納林做點東西吧?記得你喜歡吃甜的.....草莓蛋糕好嗎?」高山滿足的打開中田給的便當中 「好啊那上面草莓要多一點喔!」中田忽然變的很興奮 「既然要烤的話順便也做點小的好了......可以分給生醬她們......尤其是生醬最近真的變的好貪吃喔,上次和他去一家蛋糕店試吃,結果她吃掉自己部分的試吃品後又把店員給我的部份也吃了!」 「妳就是這樣子濫好人學妹才沒大沒小的......」中田有點無奈的數落著高山 「不過這點卡納林也一樣啊!我聽生駒醬說了喔!每次他襲擊你的胸部你都沒有拒絕耶~~呵呵!」高山忽然變的八卦的表情 「生駒那小笨蛋幹麻把這種事到處亂說啊.......」中田聽完內心不斷抱怨中 「我有拒絕他啊!但他每次都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忽然就往我身上撲根本來不及反應.....」中田淚目中 「這麼說起來她好像越來越像優里了喔?喔~~好好吃!卡納林你好厲害!」高山邊說邊又塞了一口飯入嘴 「真、真的嗎?好開心!!」得到心愛高山的肯定,中田這下子決心要好好練習料理技巧了 「咦?忘了問你玲香呢?不是說好一起吃的?」 「玲香去支援壘球體保生的活動了,所以剛剛就在忙這個才晚了抱歉喔~~」中田雙手合十道歉樣 「就是之前學校說要成立壘球部的那件事嗎?」 「嗯....意外來徵選的人還蠻多的...還有都已經3年級的人也來參加徵選,果然有獎學金和學費優待還有我校的大學推薦名單就很吸引人啊.....」 「是喔....有點想去看看現場耶好像很有趣的樣子?說起來還沒有仔細看過女子壘球的活動呢~~所以玲香在現場囉?去旁觀可以嗎?」高山像好奇的小朋友一般 「應該沒關係吧?反正也是隔著鐵絲圍牆外圍觀看...聽說來了幾個MVP級的球員,而且是用彼此下場對打的方式徵選,競爭很激烈呢!」 因為這樣中田和高山決定吃完飯就去操場看比賽,至於已經在球場支援中的櫻井這方面.......... 鏗~~~~~~~~! 又一擊球聲回盪在操場,這已經是白石麻衣連續第8隻全壘打了....不過本人依就表情一臉淡定中 Photobucket 白石的對手是中學時拿過MVP的強者,目前表情呆然的站在投手丘上,說起來已經有一個跟他相同命運的人早就被白石完爆在休息區了..... 「天、天啊!!!!這是哪裡來的驚世天才?」這個疑問已經出現待在場邊幫忙計分的櫻井心中很久了,翻翻手中的球員名冊,白石可以說是徵選者中最不起眼的,經歷只寫著『中學時有壘球經驗,擅長左打』這樣 「白~~石~~桑~~I~~LOVE~~YOU~~~」場邊忽然出現本來不應該出現的謎樣啦啦隊聲,循著聲音看去是人稱超元氣大聲公的永島聖羅 「安靜點啊永島!就跟你說了這不是比賽啊不要發出聲音干擾選拔者!」櫻井沒好氣的對著永島喊話 在打擊丘的空檔時間白石也忍不住偷瞄了這個奇怪的女孩,明明不認識幹麻為自己加油...?不過重點是這是在對自己表白嗎..........?說起來沙友蘋果這傢伙是死去哪了?叫我來參加徵選卻沒到場為我加油是怎樣.....不過今天也不知怎樣,應該不是對手太弱吧?打的超順的連自己也被嚇到!能連續擊出安打也不過是全盛時期的自己才做得到的往事了....何況還是全壘打!! 「夠了!白石!你表現的很好可以下去休息了!請去休息室等通知!」一旁的體育老師對著白石說著 果然老師也肯定了白石的實力,似乎已經可以確定以第一名的姿態入選了吧?櫻井的心裡暗暗的想著,白石這時下了投手丘,發現剛剛在場邊的大聲女孩正朝自己衝過來,正當白石很驚慌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眼前不知從哪冒出來一位眼睛大大的女孩子正拉著自己的手 Photobucket 「喔喔喔喔喔!!!我剛剛看了你的表現了太帥啦!!!比鈴木一朗還帥氣!」大眼女孩牽著白石的手跳上跳下,瞬間看著白石眼都花了 「生醬不可以這樣子!」櫻井見狀趕緊上前制止 「喂!一年級小鬼妳怎麼可以不守規矩在球員休息區看比賽啊!」這時永島才跑到面前指責大眼女孩,不過大眼女孩並沒有在意旁人說什麼,繼續用著星星眼對著白石 「是說沒想到近看才發現姊姊你好漂亮喔皮膚又好好~~啊、還沒自我介紹我叫生田繪梨花!我喜歡上姊姊你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看看姊姊你的身體嗎?」大眼女孩表明身分後的驚世告白,表情也忽然從星星眼變成了放電眼,這舉讓白石很頭暈.... 仔細說來這孩子長的非常可愛啊...........不、不對我在幹麻啊!!我是為了一實才來這學校的!白石麻衣你快回神啊! 「生醬不要鬧了這是什麼話啦!」櫻井臉紅拉著生醬想把他從白石身邊拉走,永島也在一旁加入戰局 「小鬼你前陣子還說喜歡高山的怎麼馬上就變節了?你給我說清楚!是我先看上白石桑的好不好~~」永島拉著生醬另一隻手抱怨中 高山?是一實嗎?說起來好像聽過松村講過情敵有叫生田的......難道是眼前這個大眼妹?白石內心一驚 「快放開生醬!!!」一個小個子短髮狀似少年的孩子忽然衝過來拉開櫻井抓著生田的手大聲說著 「生駒醬?」生田回頭看見了正在幫自己解圍一臉正義使者樣的生駒 生駒?說起來松村好像也說過生駒是情敵的樣子....怎麼還沒看到心愛的人卻盡是看到情敵的說,正在內心抱怨中的白石表面依舊無表情看著眼前陷入拉扯戰爭中的四個人 「那個.....我可以回休息室了嗎...?」白石有點無奈的樣子 「喔!不好意思本校有些學妹有點太自由了,你也累了吧快點去休息吧!」櫻井顯的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喂喂喂~~我叫永島聖羅!要記住我喔我絕對會再來找你的!」大聲女孩對著白石呼喊,過份熱情讓白石感到有點壓力 而眼前的這齣鬧劇早就被操場旁來看熱鬧的高山和中田看在眼裡了 「現在是怎樣...?玲香那邊好像有點麻煩的樣子?生駒醬在幹麻這裡聽不到她們說話有點擔心怎麼了?而且色拉淋怎麼也在那邊?」中田有點擔心的表情 「卡、卡納林!是他啊!那個給我手帕的女孩啊!!AMAZING!!!真的遇到她了!!」高山忽然大叫了出來 Photobucket 「咦?不會吧?」中田一臉不可思議的望向白石回去休息室的背影.....不知怎麼的有種不安的心情浮上心中 在操場旁邊3樓的某間教室窗旁發現了松村的身影,原來她一直都在看著白石的表現 「不下去看嗎?是好朋友呢!」一位剪著俏麗短髮有點挑染的少女從松村身後靠近 「呵呵....不要太給她壓力了這樣他表現的也會比較好....」松村沒回頭似乎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安心的回應著 「呀~~有點忌妒松村呢.....」短髮少女坐在松村身旁若有所思的說著 「說起來你也很開心不是嗎?」松村回頭對著短髮少女說著 「妳在說什麼都那麼久以前的事了.....我現在也有喜歡的人呢....」短髮少女苦笑中 「欸~~喜歡的人啊..........哪一個人呢...........?」松村伸了伸懶腰站了起來 「別盡是說我啊~~你和高山呢?」短髮少女有點被刺到痛處企圖轉移話題 「嗯~~那還真是有點微妙啊......」松村看著中田的身影想起了一些事情忽然停頓了語氣說著 「是嗎......」同樣的短髮少女也是同樣的神情 就算距離很近,不同的地方、各種少女不同的心情充斥著思緒.....這就是乃木坂女學館.....屬於她們的故事 5.戀愛的理論 「白石學姊~~想將這樣的心情傳達給你~~你是如此的動人~~媲美天仙...」(請各位把這段當成歌劇版歌詞吧小女不才= =”)生田正在百人一首的部活室唱著自編的曲目中 Photobucket 「妳不是早就跟她告白了嗎像花癡一樣一點水準都沒有.....」一位中分雙馬尾女孩在旁邊邊玩手機邊吐槽生田上禮拜在操場的離譜表現 Photobucket 「上次永島那傢伙硬是亂入害我沒講幾句就被拉走了.....再說....欸!誰是花癡啊?!」生田忽然生氣了起來嘟起嘴瞪著雙馬尾女孩 「厚呦不要每次一見就面吵架嘛大家都同個社團的人耶!而且還是同班同學喔~~」一旁一個臉小小的像小鳥一樣的女孩,看到生田和馬尾女孩又要像往常一樣暴衝了,所以趕緊出來打圓場中 Photobucket 「就是說啊!大家因為生田醬所以才能入這個輕鬆的社團,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啊小南要聽部長的話喔!」生駒醬坐在塔塔米上整理紙牌中 Photobucket 「哼...只是看孤高自賞的笨蛋想開百人一首社又沒社員才過來充數的....」雙馬尾叫做星野南的女孩小聲的回應,不過確實也因為這樣,小南可以在社團時間都跑去做別的事情,所以顯的有點心虛 「不過開社沒幾天怎麼就變成『歌劇社』了啊...」星野惡作劇的表情問著生田醬,只見生田醬又要生氣了的時候忽然部活室的門打開了! 「抱歉久等了,點心來囉!」一位短髮聲音非常可愛纖柔的女孩有點小喘氣的進來 Photobucket 「喔~~雷娜林~~肚子好餓喔你終於回來了!」生駒忽然從塔塔米上衝到本名叫市來玲奈,外號叫雷納林的女孩面前,只見雷娜林有點羞澀的馬上把手上的巧克力麵包遞給餓壞的生駒醬,只是生駒醬並沒有發現她臉上的變化 「我的草莓夾心呢?」星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向市來要麵包 「厚啦~~雷娜林是班長耶不要這麼沒禮貌!再說我讓妳們在不可以吃東西的部活室吃東西耶給我充滿感激點好不好!這樣也太奇怪了吧?」生田醬貌似氣還沒消 「啊...真抱歉....」生駒醬不知不覺已經吃的滿嘴都是黑色的樣子,一臉小動物表情的跟生田醬道歉 「嗨!嗨!」星野邊無力應聲邊拿著草苺夾心麵包離開戰場躲到角落的位子上吃了 「小鳥這是你的布丁」市來把布丁遞給名叫齊藤飛鳥的小臉女孩 「生田醬也有喔~~是你最喜歡的奶油泡芙喔!」市來把泡芙遞給生田醬,生田的表情瞬間變的很燦爛,剛剛的不愉快都忘記了,果然只有食物才是最無敵的 Photobucket 「說起來學校福利社好像沒有賣泡芙吧?你才出去一下下應該沒有出校門吧?」小鳥問著市來 「嘻~~剛剛去學生會室趁亂拿來的...」市來一臉神秘的笑容 「厚!你又去煩會長了!幹麻老是欺負我的會長啦!」角落的星野忽然跳起腳來 「小南不要這麼愛生氣啦~~會變老喔!不生氣的小南最可愛了~~尤其是剛睡醒的樣子....」已經把麵包吃完在擦嘴的生駒醬有點憨厚的笑著 「別、別這麼說好噁心啊!」小南忽然臉紅 Photobucket 「妳們.....一起睡過嗎?」市來有點驚嚇到的樣子 「因為我們是鄰居嘛!小南有時候她爸媽都叫他還是不起床,我看上學快遲到了所以會去叫他啊」生駒天真的表情回答著 「啊~~原來是這樣~~」市來忽然安心下來了 「這段先停止我想先聽聽剛剛趁亂的話題!」生田醬一臉唯恐天下不亂的搗蛋表情 「喔....就是啊......」 10分鐘前學生會室 「玲香你要我準備的點心我做好了,是奶油泡芙可以嗎?」若月端著一盤泡芙進入學生會室 「喔3Q!」正在低頭寫字的櫻井抬頭對若月露出一直以來的燦爛微笑 「沒事反正我還蠻喜歡做點心的!而且是玲香為著讓轉學生能加速喜歡上我們學校的『賄絡』手段,我很樂意幫忙喔~~」若月把泡芙放在桌上 「厚~~不要說這麼直白嘛~~請說這是『聯絡感情』的一種方式好嗎?」櫻井有點被說到痛處無奈的回應若月 「阿勒?高山她們呢?」若月看著空盪的會室只有櫻井一個人感到奇怪 「劍道部低年級的比賽好像快要開始了,身為資深學姐不能不去幫忙吧?中田好像和她一起去了?橋本去帶轉學生她們認識校園的樣子?對了、等下能陪我去....」櫻井正在把泡芙放在手做的精美小盒中打算等下去分送轉學生 忽然櫻井發現自己從背後被人緊緊的抱住,想當然那個人只有是若月了 「喂~~快別這樣萬一有人進來的話.....」櫻井臉有點紅,不停的用手想推開自己與若月的距離 「反正學生會的人沒有人不知道我們的事情嘛....看到又沒關係...還是妳在意中田...?」若月死抱著玲香不放 「拜託求妳了不要再把中田當情敵了啦!我們只是好朋友啊!」 「人家只是有點忌妒她嘛~~因為他每天都可以看到玲香你的睡顏啊......」若月把臉貼近櫻井 Photobucket 「喂喂喂.....」櫻井很害怕如果在學生會室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被看到,他這個會長的位子可就不保了,不過比起外在地位,櫻井在乎的應該還是面子問題吧? 「抱歉打擾啦~~!」市來忽然冒失的打開學生會室的門,當然也看到這一幕不管是誰都會誤會但其實也不是誤會的畫面 「哇啊啊啊啊啊啊!!!!!」櫻井嚇的趕緊推開若月大叫 「怎、怎麼了?市來同學?」若月趕緊裝鎮定中問市來來幹麻的 「..................................................」市來忽然一臉呆滯 「怎麼不說話.....啊......?」櫻井小心的問著,期望她不要問剛剛的那一幕的事情 「哇~~泡芙好好吃的樣子~~~!」市來忽然把眼神飄向桌上閃亮亮的泡芙上 「咦?呃........啊!!如果喜歡的話就帶回去吧?」櫻井忽然發現可以開脫的方法了 「咦~~~~~~~~~~~~?」若月充滿無奈的樣子 「真的嗎?那我可以多拿一些嗎?百人一首社團還有別人.......」市來眼睛不停的盯著桌上的泡芙 「對、對厚!全拿去吧沒關係!啊、這裡還有個草苺麵包你也拿去好了!」櫻井把桌旁一個草苺夾心麵包也塞給了市來 「喂~~那不是你的午餐嗎?」若月有點心疼櫻井的樣子 「喔~~謝謝櫻井學姊、若月學姊!那我回去啦!」市來抱著一堆食物露出燦爛的微笑中 「掰掰~~」像是送走瘟神的看著市來離去的背影,櫻井虛脫的跌坐在椅子上..... 「其實給學妹知道也沒關係吧?」若月聳肩的對著櫻井 「不行!這事關我的面子....而且給那群大嘴學妹知道的....咦?」櫻井忽然想起某件事 「怎麼了?」 「說起來市來她到底是來幹麻的?」 「是來拿食物的嗎?」若月也有點摸不着頭緒 「那傢伙該不會根本只是想來學生會室這裡偷食物吧?」櫻井發現自己被耍了非常憤怒 「嗚......可是是你要給她的怪不得別人吧?」若月這點倒是顯得很大氣 「可惡啊~~市來你這個臭小鬼都跟你說過幾次了~~學生會不是你的糧倉啊!!!!」櫻井憤怒的衝出去對著走道怒喊,不過市來早就走遠了 「嗯!就是這樣......」市來訴說完剛剛的事情 「哇~~真沒想到會長和若月學姊是一對耶!」小鳥忽然興奮了起來 「所以說你是看到可以威脅會長,是機不可失拿來食物的機會所以才進去囉?」生田醬邊笑邊嘴裡含著泡芙問著 「不是喔~~我只是路過學生會室看到門沒關好想說又可以進去偷拿點食物的時候,發現桌上有泡芙!那時眼睛一亮根本也沒想到旁邊還有人,所以進去之後發現會長居然在我差點被嚇死了.....」市來也開始大口吃著泡芙 「戀愛啊......兩情相悅真好.....」生駒醬一臉羨慕樣 「我回去了!」星野忽然站起來不發一語的走了 「小南怎麼了?」小鳥看著離開的星野背影擔心的問 「發現要失戀了所以忽然爆走了吧?」生田醬一臉不意外的樣子 「咦?小南喜歡誰?」生駒醬忽然很吃驚的問 「咦?你身為他的鄰居都沒發現嗎?就是會長啊!」生田醬一臉不可置性的看著生駒醬 「咦~~~~~~~~~~~~!」但是小鳥、生駒、市來全體都嚇呆了 「幹麻這麼大驚小怪.....女校的百合戀愛很正常吧?啊~~說起來我得趕快把歌詞寫好,然後去跟很搶手的白石桑告白才行!絕對要搶在永島前面!」生田醬忽然戰鬥力十足樣 「哇~~~~~~~~~!」生駒醬忽然大哭了起來 「生駒醬怎麼了嘛?」市來一臉驚慌的看著眼前痛哭的生駒醬 「哇啊啊~~西野學姊拒絕我~~小南也離我而去了~~~」生駒哭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Photobucket 「呃......你還喜歡西野學姐啊.....?」小鳥有點被囧到的樣子 「所以我說你這樣不行嘛!戀愛一定要主動!而且還要用對方法搭配快狠準才行!」生田醬忽然變身成為老師說教中 「生田醬你很懂嗎?」小鳥問 「真沒辦法看妳們都這樣.....就讓我來傳授你們『攻陷愛人的正確方法』吧!」生田醬不知哪來的自信 咕嘰咕嘰咕嘰咕機...................................................... 「所以這樣就可以挽回西野學姐的心意了嗎?」生駒醬邊認真抄筆記邊露出希望的表情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是說雷娜林妳怎麼也在抄筆記啊?你也有需要嗎?」小鳥聽完生田的長篇大論兩眼張大恍神中 「嗯嗯嗯嗯嗯......」市來非常認真的做筆記完全沒再理會小鳥的問題 「不過話是這麼說,如果對方已經有對象的話應該就沒希望了吧?西野學姐好像正在和橋本學姐交往中啊?」小鳥問 「所以小鳥你要努力啊!」生田抓住小鳥的肩膀 「為什麼?」小鳥一頭霧水中 「橋本學姊其實也很喜歡小鳥你啊!而且最近我常看到橋本學姊找松村學姊,我看他和西野學姐最近可能是貌合神離狀態也說不定?所以只要小鳥肯努力的話...和生駒兩人雙管齊下這方法一定有用啦!」生田冷靜分析戰況像極了軍師 「呀......我對橋本學姊不是這樣.....」小鳥為難的否認中 「拜託你了!!」生駒突然衝到小鳥面前認真的抓著小鳥的手,像是締結同盟契約似的 「小鳥....不要太勉強也沒關係喔!」現在換著市來抓著小鳥的手了 「喂~~雷娜林你這是在鬧哪樣啊?」生田不解中 「好啦...我再考慮看看....」小鳥忽然發現眼前步步逼近的兩人眼神變的好恐怖嚇的不停後退 少女們為了愛有點酸澀的成長過程像是鑽石般閃閃發光,你們是不是也是很期待呢? 6.秘密 「介紹大概就是這些了還有什麼不了解的地方可以提問沒關係!」短髮俏麗的女孩站在一群轉學生面前,舉止從容不迫 Photobucket 「橋本學姊那平常的休息室....?」一個女生舉手發問 「前面就是你們的休息室了這邊請!」名叫橋本奈奈未的短髮女孩負責帶路 只見打開社團室的門的同時發現,裡面有一個留著波浪長卷髮身材纖細女孩的身影 「晤?娜娜賽?怎麼會在這?」橋本似乎很驚訝眼前這位的出現 「不好意思我是你們的社團經理,我叫西野七瀨,今年二年級還請多指教!」西野對著轉學生們微微的點了下頭,嘴角一抹輕輕的微笑很難讓人不在意,確實有種穩重的熟女風格 Photobucket 「你什麼時候變成經理的?經理不是我嗎?」橋本對於西野的發言感到驚慌,趁機拉著西野到一旁小聲的問著 「我去學生會申請的.....其實你還有學生會的工作那麼忙的話讓我分擔下吧!反正我也沒事...還是.....你有其他考量?」西野似乎話中有話的樣子 「你在說什麼才沒有....」橋本趕緊撇清中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談話了,不過介紹還沒結束吧?可以等把我們的事情處理完你們再談嗎?」白石表情平靜的說著,但其實內心有點不耐煩中,想也是因為希望趕快把這邊的活動弄完等下才有時間去找高山的關係 Photobucket 「啊!不好意思!我馬上過來!」橋本看著發話的白石忽然有點亂了手腳 「抱歉耽誤你們了.......娜娜米有話晚點再說吧?」西野把對橋本的邀約聲壓的很低,兩人的特殊關係在旁人眼中很顯而易見,但接下來一路上白石卻總有種西野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感覺? 「那麼今天就是這樣了,明天下午下課之後就開始練習,拜託各位準時囉!至於三年級的同學有課業上不便的話可以傳簡訊跟我說沒關係的!」西野溫柔的交代完最後的事項後眾人陸陸續續的離開,白石也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離去,但沒想在走廊上卻遇到了一直想見的人! 「白石桑白石桑~~太好了趕上了!啊、啊!那個.......還記得我嗎?」高山本來很想直接衝上去的不過想起只有一面之緣的事情,害怕白石想不起來自己所以先試探性的問一下,但對白石而言怎麼可能不記得呢?這可是他一直喜歡的人啊! Photobucket 「高、高山桑!」白石沒想到高山會來找自己太過驚訝了整個人呈現呆滯狀 「喔~~~!太好了你還記得我啊!那個、手帕還你!當時真的多謝你了!」高山開心的拿出之前白石給她的手帕,已經洗的很乾淨還折好奉上,不過白石似乎還沒回神過來 「太好了......他還記得你.....本來還擔心會有點尷尬呢...」中田在高山身後附和著 「啊啦?高山桑、中田桑!怎麼你們會來?」橋本和西野從社團室出來正好在走廊碰見了這幕 白石聽到『中田』的姓氏忽然警覺了起來,這是松村口裡曾經出現過的名字,而且很確定的是情敵來著,忽然回過神來的白石冷靜的接下高山手上的手帕 「謝謝...沒想到你也還記得我...我沒有想過你會把手帕還給我的.....」白石有點害羞的說著 「當然啊!你幫助了我怎樣都想要報答你啊~~再說把東西還給當事人不是應該的嗎?本來還在煩惱沒有問你們名字不知該怎麼還你,結果居然那天在操場看到你!去查了球員名單有你的照片所以才知道你的名字.....啊!抱歉!稍微用了點私人的手段對不起!」高山忽然來個90度鞠躬有點嚇到白石了,原來高山的個性這麼剛正不阿! 「啊.....是我的不好當時冒冒失失的又沒報上姓名,我叫白石麻衣請多指教!」白石希望能給高山留下好印象順勢也對高山鞠躬 「嗯?這是怎麼了...?」橋本和西野看到這幕一頭霧水中 「前面現在是在上演夫妻交拜的畫面嗎?」一個開玩笑口吻的聲音靠近,原來是若月和櫻井一同出現了 Photobucket 「若月你這是在說什麼啦這樣對白石桑太失禮了......」高山抬頭起來抱怨 「啊勒?大家都已經離開了嗎?」櫻井環顧四週發現轉學生們都已經回去了 「對啊....應該沒有別的事了嘛練習不是明天嗎?」橋本疑惑著 「嗚....本來想說跟轉學生們一起去吃烤肉連絡下感情的,看樣子現在只好算了......」櫻井一臉失望的樣子 「沒辦法去提錢花了點時間嘛別難過了還有明天啊!」若月拍拍櫻井的肩膀安慰 「說起來不是要請吃點心嗎?怎麼變烤肉了....?」中田一臉不解的樣子 「嗯....這件事說來話長....你就別再問了......」若月苦笑中 「嗯~~真的是說來話長.....」櫻井卻顯得很憤恨的樣子 「但是這裡還有白石啊~~沒關係去吃啦!」聽到要吃烤肉一直保持冷靜的橋本不明原因忽然變的很興奮? 「你們也真是的也得問下白石桑有沒有空啊別擅自決定啦!白石桑不好意思你可以去嗎?這麼突然沒關係吧?」高山帶有點困擾問著,表情非常的可愛讓白石怎麼忍心拒絕呢這可是喜歡的人的親口邀約啊! 「當、當然好!」白石忽然變成小朋友的樣子閃著星星眼看著高山 「沙友理也要去!」忽然松村不知從哪冒出來突然從後面抱住白石,白石一時之間有點手足無措中 「你要去什麼啊她們是要請轉學生耶!還有你這幾天是去哪了都沒看到你電話也不回.....」白石邊推開松村邊一股腦抱怨者 「啊~~沙友理!你決定要加入學生會了嗎?太好了!」高山對著松村長開雙臂 「對啊這樣就可以去吃烤肉了吧我要吃烤雞翅!」松村順勢就撲進了高山懷裡,此舉讓在場的中田、橋本、白石變的很不是滋味,而櫻井和若月彼此對看有默契的無言中,只是高山本身並沒有發現這樣的情形...... Photobucket 發現橋本臉上變化的西野率先打破沉默 「那就趕快去吃吧!等下人多起來就要排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